笔记:历史决定论的贫困

导论

社会科学尚未找到他们的伽利略,因此社会科学研究者特别关心方法问题。在讨论这些问题时,他们往往盯着更加成熟和自然科学学科,如物理学。对于物理学方法应用于社会科学的可应用性的不同,可以将学者分为泛物理主义者与反物理主义者,前者认为可以将物理学方法应用于社会科学,后者则反对这种应用。一个学者是泛自然主义者还是反自然主义者最重要的决定因素是其对物理学方法的观点,而目前大多数方法论讨论中对物理学方法的本质存在误解。本书所说的“历史决定论”是指探讨社会科学的一种方法,它假定历史预测是社会科学的主要目的,并且假定可以通过发现隐藏在历史演变下的节律或模式、规律与倾向来达到这个目的。这种历史决定论的方法论学说从根本上应对社会科学的不满意状况负责

反自然主义学说

反自然主义者认为自然科学中的概括的成功在于普遍的齐自然性,即自然规律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使用,而在社会规律则没有这种性质,它取决于特定的历史与文化境况。反自然主义者认为假定社会规律是永恒的齐一的就会否认社会发展,也否认了社会发展会影响社会生活的基本规律。这可能为目前不公平或社会制度做辩护(如工资铁律),并且会让人对这些不公平的制度逆来顺受。那种感到应该干预人类事务并拒绝承认现有事态不可避免的观点,称为能动主义。

社会科学中通常无法使用自然科学中的实验控制方法,因为:第一,社会中参与主体众多,实验控制是不可行的也是不道德的;第二,部分社会科学问题正是个人与社会的相互作用中形成,进行实验控制以隔绝实验主体会使得研究无意义;第三,很多社会实验不是以追求知识为目的,而是有某种政治目的,这会改变社会条件,从而违反了其它条件不变的原则。

社会犹如有机体,拥有历史的记忆,过去的历史经验会影响现在的社会行为,因此在社会科学中真正条件不变的重复实验是不可能的。历史确定会重复自身,但决不是在同一水平上的重复。社会的新不同于自然世界的新,是一种内在的新,而不只是组合与排列上的新。因此,我们通常将历史分为各个时期,每个时期有独特的规律,而很难提出跨越各个时期的普遍规律。

社会科学的复杂性来自二个方面:第一,社会科学中无法实现真正的人工控制实验;第二,社会现象以人的心理活动有关,而心理现象又有期生物学与物理学基础。…………在社会科学中,社会事件可能受到对其预测的影响,从而增加了准确预测社会现象的困难程度,从而减少了社会科学的客观性。…………在社会科学中,我们面临着观察者与被观察者之间,主体与客体之间复杂的相互作用,预测本身可能影响到被预测的事件,这可能对预测的内容具有反作用,这些反作用会严重损害社会科学的客观性。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仅必须考虑预测的真实性,还需要考虑预测对未来发展的实际影响,即预测会努力促进或阻碍自身的实现。

因为社会集团不能简单看作为其成员及互相之间关系的总和,因此对社会科学的研究不应采用原子主义的方式,而是应该采用一种整体主义的视角。社会集团可以独立于其成员而存在,有它们自己的传统与建构。对有自然现象,可以将其还原其构成要素的相互作用而得到理解,而为了理解与预测社会集团的行为,我们需要研究它的历史,而不能简单分析其现有结构。

物理学的目的是解释因果关系,而社会学的目的则是理解意旨或意义。在物理学中,可借助数学公式对事件作出严格的定量说明,社会学则试驾较多的从性质上去认识历史的发展。因此,社会科学只能满足于从直觉地领悟利益与倾向的角度来理解历史事件。这种直觉领悟有三种形式:第一,通过对社会集团或个人的目的、利益与力量的理解,就可以理解社会事件;第二,在肯定第一点的基础上,强调必须还要理解社会事件的意义,即它对其它社会事件的重大影响;第三,在前两点基础上,还必须分析特定时间的根本的客观的历史趋势,分析该事件对历史进程的推动作用,以及历史进程对该事件的影响。从以上可以看出,理解社会事件意义的方法必须远远超越因果解释,它在性质上必然是整体主义的。

社会科学的任务是对国家、经济体制或政治制度等社会实体在历史进程中所经历的变化给予因果解释,由于没有任何已知的方法在数量上表达这些实体的性质,因而不可能这种因果解释不能表达为数量规律。因此社会科学的因果律通常是定性的,而不是定量的与数学的,从而与物理学的因果解释有很大不同。

方法论本质主义者认为科学研究必须深入到事物的本质才能对事物给予解释。方法论本质主义者往往以“物质是什么?“力是什么?”“正义是什么?”之类语词来提出科学问题。他们还认为对这类问题的回答,揭示这些名词的真实或本质的意义,如果不是科学研究的主要任务,也至少是其先决条件。然而方法论唯名主义者认为科学的任务只是描述事物是如何活动的,要这样做就必须在必要时引入新的名词,或者对原有的词下新的定义,他们认为语词不过是有用的描述工具而已。显然,方法论已经在自然科学中取得主导地位。而与之相反,在社会科学中,本质主义占据主导地位,社会科学的任务是明确的描述社会实体的本质,将本质与现象区分开来。之所以如此,原因有三:第一,社会科学中普遍反对定量方法,因此更适合做质性研究;第二,在社会科学中通常使用历史方法,而历史是关于变化的,在变化中保持不变的东西即为事物的本质,因此,使用历史方法就必须坚持本质主义,这样才不只是对社会变化进行简单的描述,而是能够理解变化中不变的东西。

泛自然主义学说

历史决定论者承认社会科学的预测在细分性与精确性方面是有缺陷的,但他们仍然认为这种预报的范围与意义可以补偿这些缺陷。这类长期矛盾的含混,因其范围与意义而被抵消,可以称之为大规模预测。按照历史决定论者的意见,这就是社会学必须努力作出的那类预测。